中國網財經·證券

邦彥技術近2年應收款均超營收 3年里虧2年現金流4連負

中國經濟網

12-04 10:20

  上交所科創板股票上市委員會定于12月7日召開2020年第115次上市委員會審議會議,審議邦彥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邦彥技術)的首發申請。

  邦彥技術專注于信息通信領域,立足軍網,主要從事信息通信和信息安全設備的研發、制造、銷售和服務,核心業務包括融合通信、艦船通信和信息安全三大板塊。

  邦彥技術擬在科創板發行股份不超過3805.63萬股,且不低于本次發行后公司總股本的25%,由國信證券擔任主承銷商。公司擬募資8.02億元,其中3.16億元用于融合通信產品技術升級項目,1.60億元用于艦船通信產品技術升級項目,2.08億元用于信息安全產品技術升級項目,1.19億元用于研發中心項目。

  招股書披露,祝國勝直接持有邦彥技術3826.9774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33.52%,為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且擔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祝國勝為中國國籍,無永久境外居留權。

  邦彥技術的第二大股東勁牌有限在本次發行前的持股比例為20.50%,與祝國勝相差13.02%。本次發行后祝國勝持有公司的股權比例下降至25.14%,持股比例較低,第二大股東勁牌有限持股比例為15.37%,兩者差距縮小至9.77%。

  邦彥技術的營收、凈利潤波動較大,且公司2019年才實現扭虧為盈。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2,318.86萬元、23,519.23萬元、27,010.54萬元和3088.73萬元,凈利潤分別為-4415.55萬元,-4645.78萬元、2575.25萬元及-2412.99萬元。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11,755.34萬元、16,743.72萬元、21,468.90萬元和4565.45萬元。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為-12,515.81萬元、-1729.85萬元、-1529.99萬元和-6171.50萬元,三年一期均為負數。

  2020年1-9月,邦彥技術實現營業收入9339.54萬元,與去年同期持平,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923.17萬元,較去年同期-4657.01萬元增加5580.18萬元。

  值得關注的是,邦彥技術在將有限公司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時,母公司存在累計未彌補虧損,未分配利潤為-9690.69萬元。截止2020年6月末,公司未分配利潤余額(合并)為-3.07億元,存在大額未彌補虧損。

  若未來累計未彌補虧損繼續擴大,造成上市后經審計的會計年度末凈資產(含被追溯重述)為負值,甚至經營資產大幅減少導致無法維持日常經營,則邦彥技術存在觸發退市條件的風險。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71.27%、53.90%、64.58%及73.54%。公司整體毛利率較高但波動較大,其中2018年毛利率相對其他期間較低。

  邦彥技術的主要產品為融合通信、艦船通信產品。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融合通信收入分別為6191.74萬元、8531.96萬元、7052.02萬元和271.15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27.92%、36.55%、26.18%和8.96%。

  上述同期,艦船通信業務收入分別為14,716.25萬元、13,969.25萬元、17,337.38萬元和2495.52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66.37%、59.85%、64.35%和82.51%。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艦船通信業務毛利率分別為77.90%、58.81%、72.64%和81.72%,融合通信業務毛利率分別為63.46%、47.51%、53.30%和75.34%。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資產總額分別為50,074.96萬元、63,260.67萬元、78,475.06萬元和86,520.00萬元,流動資產分別為34,073.26萬元、40,711.86萬元、53,475.07萬元和51,471.53萬元,占資產總額的比例分別為68.04%、64.36%、68.14%和59.49%。

  上述同期,邦彥技術的貨幣資金分別為3442.01萬元、3616.84萬元、12,441.50萬元和11,171.83萬元,其中銀行存款分別為1638.24萬元、3117.65萬元、12,352.72萬元和10,109.54萬元。

  2017年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公司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18,337.15萬元、24,241.96萬元、30,882.78萬元和30,837.57萬元,2018年和2019年均超過同年營業收入。

  上述同期,邦彥技術應收賬款壞賬準備金額分別為1235.47萬元、1762.56萬元、2910.05萬元和3700.16萬元。截至2020年8月31日,公司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應收賬款期后回款金額分別為15,567.47萬元、16,016.20萬元、3601.91萬元和1479.32萬元,期后回款比例為84.90%、66.07%、11.66%和4.80%。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79、1.10、0.98和0.10,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均值分別為1.59、1.18、1.09和0.33。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存貨余額分別為12,073.06萬元、10,953.80萬元、8889.50萬元和9991.18萬元,主要由庫存商品、原材料構成。

  邦彥技術的存貨跌價準備金額較高,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公司的存貨跌價準備金額分別為2585.75萬元、2668.30萬元、2815.83萬元和3035.61萬元,占存貨余額的比重分別為21.42%、24.36%、31.68%和30.38%,顯著高于同行業可比公司均值3.43%、6.13%、11.85%和9.31%。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存貨周轉率分別為0.54、0.94、0.97和0.09,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存貨周轉率均值分別為1.51、1.65、1.55和0.40。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負債總額分別為47,708.58萬元、63,051.72萬元、36,867.82萬元和47,325.76萬元。公司流動負債分別為32,392.68萬元、47,042.32萬元、33,004.14萬元和27,953.13萬元,占負債總額的比例分別為67.90%、74.61%、89.52%和59.07%。

  邦彥技術的流動負債主要包括短期借款、應付賬款等。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額分別為9310.00萬元、11,221.19萬元、10,521.00萬元及7710.00萬元,應付賬款余額分別為8468.25萬元、17,669.56萬元、10,507.65萬元及9944.83萬元。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資產負債率(合并)分別為95.27%、99.67%、46.98%及54.70%,流動比率分別為1.05、0.87、1.62和1.84,速動比率分別為0.76、0.69、1.44和1.59。

  上述同期,同行業可比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均值分別為28.00%、26.62%、24.81%和22.35%,流動比率均值分別為3.51、3.73、4.42和7.95,速動比率均值分別為2.91、3.14、4.00和7.20。

  招股書披露,2017年至2019年邦彥技術共進行14筆轉貸行為,轉貸涉及銀行貸款金額分別為2310萬元、10,998.00萬元和6000萬元。另外在2017年,邦彥技術存在向供應商開具超過當年實際交易金額的銀行承兌匯票,供應商收到票據后貼現,再將貼現資金轉回給公司的情況,涉及銀行承兌匯票票面金額3000萬元。

  據權衡財經報道,邦彥技術客戶主要為軍隊或服務于軍隊的大型國有科研院所、其他政府機構等單位,客戶集中度較高。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向前五名客戶合計銷售額分別為17,727.08萬元、18,135.12萬元、18,128.79萬元和2481.17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79.95%、77.69%、67.29%和82.03%。

  邦彥技術客戶國家單位A在報告期各期均為第一大客戶,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42.33%、44.07%、41.72%和26.21%;國家單位C在報告期各期均為公司前五客戶,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17.11%、8.10%、7.12%和23.49%,兩者均占比較高,合計已然過半。

  另據招股書披露,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期間費用合計金額分別為19,253.65萬元、17,900.08萬元、13,558.19萬元和4,852.00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86.27%、76.11%、50.20%和157.09%,占比較高。

  其中公司的研發費用分別為8370.90萬元、6623.37萬元、5666.88萬元和1624.92萬元,呈逐年下降趨勢,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37.55%、28.16%、20.98%和52.61%。

  邦彥技術還與麒麟智能存在未決訴訟。2017年底,邦彥技術擬出讓全資子公司特立信部分股權,并與麒麟智能簽署了《收購特立信股權框架協議》,且于2017年11月11日根據該協議約定向公司支付了保證金2000萬元。但該協議未如約履行,邦彥技術亦未退還該2000萬元保證金。

  2020年4月29日,邦彥技術提起訴訟,要求法院確認收購特立信股權投資框架協議已解除并要求麒麟智能承擔違約責任。2020年10月14日,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就股權投資框架協議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確認收購協議已解除,且麒麟智能應向邦彥技術、邦彥通信、特立信、祝國勝支付損害賠償金3000萬元。

  隨后麒麟智能提出上訴,并在2020年7月7日提起訴訟,要求認定2000萬元保證金已變更為股權轉讓款,或認定2000萬元保證金變更為借款,要求祝國勝、邦彥技術等償還。邦彥技術稱,兩項訴訟糾紛公司可能承擔的最大法律責任為返還麒麟智能2000萬元保證金及相應利息,及承擔麒麟智能因公司違約而提起的訴訟導致的經濟損失。

  信息通信企業沖刺科創板股權分散存控制風險

  招股書披露,邦彥技術專注于信息通信領域,立足軍網,本著“客戶至上、奮斗者為本、共創共享”的原則,致力于為各級各類指揮所、通信樞紐和通信節點提供信息通信整體解決方案。

  公司主要從事信息通信和信息安全設備的研發、制造、銷售和服務,核心業務包括融合通信、艦船通信和信息安全三大板塊。公司通過長期堅持基于客戶需求的技術創新和常年承擔客戶委托的型號研制開發任務,三大業務板塊形成了成熟和成體系的產品線。

  祝國勝直接持有邦彥技術3826.9774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33.52%,為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且擔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祝國勝為中國國籍,無永久境外居留權。

  本次發行前,第二大股東勁牌有限持股比例為20.50%,與祝國勝相差13.02%。在本次發行后(不考慮超額配售),祝國勝持有公司的股權比例下降至25.1402%,持股比例較低,第二大股東勁牌有限持股比例為15.37%,兩者差距縮小至9.77%。

  因此上市發行后,邦彥技術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存在控制力下降的風險,并且公司自然人股東主要為大股東祝國勝家族一方,和勁牌有限實控人吳少勛家族一方。

  招股書披露,公司股東祝國強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祝國勝之胞兄,祝國強直接持有公司4.3996%的股份;公司股東邦智投資之合伙人祝淑玲為祝國勝、祝國強之二姐,祝淑玲通過邦智投資間接持有公司0.0439%的股份;公司股東翁漢清為祝國勝、祝國強之三姐夫、祝淑玲之三妹夫,翁漢清直接持有公司0.3825%的股份。

  而持有邦彥技術2.0855%的股東永陽泰和之實際控制人杜永江,為勁牌有限實控人吳少勛的妹夫。

營收、凈利波動較大經營現金流凈額長期為負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2,318.86萬元、23,519.23萬元、27,010.54萬元和3088.73萬元,凈利潤分別為-4415.55萬元,-4645.78萬元、2575.25萬元及-2412.99萬元,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為-5220.81萬元、-2635.76萬元、1940.09萬元和-3408.05萬元。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11,755.34萬元、16,743.72萬元、21,468.90萬元和4565.45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為-12,515.81萬元、-1729.85萬元、-1529.99萬元和-6171.50萬元。

  2020年1-9月,邦彥技術實現營業收入9339.54萬元,與去年同期持平;實現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923.17萬元,較去年同期-4657.01萬,增加5580.18萬元;實現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79.79萬元,較去年同期-5,619.48萬元,增加5439.69萬元。

  募資8億元投向技術升級項目

  邦彥技術招股書披露,公司擬募資8.02億元,其中3.16億元用于融合通信產品技術升級項目,1.60億元用于艦船通信產品技術升級項目,2.08億元用于信息安全產品技術升級項目,1.19億元研發中心項目。

  目前,邦彥技術的主要產品為融合通信、艦船通信產品。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融合通信收入分別為6191.74萬元、8531.96萬元、7052.02萬元以及271.15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27.92%、36.55%、26.18%以及8.96%。

  上述同期,公司艦船通信業務收入分別為14,716.25萬元、13,969.25萬元、17,337.38萬元以及2495.52萬元,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66.37%、59.85%、64.35%以及82.51%,艦船通信業務為邦彥技術主營業務收入的重要來源。

   存在未彌補虧損3億元

  招股書披露,邦彥技術在將有限公司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時,母公司存在累計未彌補虧損,未分配利潤為-9690.69萬元。另外受2016年軍隊編制體制改革導致合同延期簽訂及交付等偶發性因素影響,公司2020年6月末合并及母公司的未分配利潤余額為-3.07億元及-2.94億元,存在大額未彌補虧損。

  根據公司上市后適用的《公司章程(草案)》規定,現金分紅的條件之一為公司該年度實現的可分配利潤(即公司彌補虧損、提取公積金后所余的稅后利潤)為正值。

  邦彥技術稱,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合并報表中歸屬母公司的凈利潤分別為-4415.55萬元、-4645.78萬元、2789.01萬元及-2351.06萬元,母公司報表中凈利潤分別為432.14萬元、-6771.94萬元、1522.65萬元及-1074.49萬元,若公司上市后無法通過列裝實現批量交付,快速提升盈利規模、彌補大額虧損,未達到相關法律法規及公司章程規定的現金分紅的條件,則公司存在上市后較長時間內無法進行現金分紅的風險。

  若未來累計未彌補虧損繼續擴大,造成上市后經審計的會計年度末凈資產(含被追溯重述)為負值,甚至經營資產大幅減少導致無法維持日常經營,則公司存在觸發退市條件的風險。

  主營業務毛利率較高但波動較大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的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71.27%、53.90%、64.58%及73.54%。公司整體毛利率較高但波動較大,其中2018年毛利率相對其他期間較低。

  分產品來看,公司艦船通信業務毛利率分別為77.90%、58.81%、72.64%及81.72%,融合通信業務毛利率分別為63.46%、47.51%、53.30%及75.34%,信息安全業務年毛利率分別為73.24%、37.88%、49.36%。

  2019年末貨幣資金1.2億元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資產總額分別為50,074.96萬元、63,260.67萬元、78,475.06萬元和86,520.00萬元,流動資產分別為34,073.26萬元、40,711.86萬元、53,475.07萬元和51,471.53萬元,占資產總額的比例分別為68.04%、64.36%、68.14%和59.49%。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貨幣資金分別為3442.01萬元、3616.84萬元、12,441.50萬元和11,171.83萬元,其中銀行存款分別為1638.24萬元、3117.65萬元、12,352.72萬元和10,109.54萬元。

  2019年末,邦彥技術貨幣資金余額較上年增加8824.66萬元,主要系公司于2019年完成了38,532.70萬元的股權融資所致。

  2018年、2019年應收賬款余額超營業收入

  2017年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18,337.15萬元、24,241.96萬元、30,882.78萬元和30,837.57萬元,2018年和2019年均超過同年營業收入。

  上述同期,公司的應收賬款賬面價值分別為17,101.68萬元、22,479.40萬元、27,972.73萬元及27,137.40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6.62%、95.58%、103.56%及878.59%,金額較大、占營業收入比例較高。

  邦彥技術稱,公司應收賬款賬面價值較大、占營業收入比例較高,主要系一方面,軍工通信行業產業鏈相對較長,結算周期較長。軍方根據經費預算和項目進度與總體單位結算后,總體單位再向其裝備采購及配套單位結算,使得軍工通信行業企業銷售回款周期普遍較長;另一方面,客戶通常在上半年度制定全年采購計劃和指標,在下半年進行相關產品的技術交流、性能測試以及批量采購,受此影響,公司2018及2019年下半年收入較大,而客戶回款周期普遍超過一年,導致期末形成了較大金額的應收賬款余額;除上述因素外,報告期內公司營業收入逐年增長,應收賬款余額亦有所增加。

  2017年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應收賬款壞賬準備金額分別為1235.47萬元、1762.56萬元、2910.05萬元和3700.16萬元。

  截至2020年8月31日,公司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的應收賬款期后回款金額分別為15,567.47萬元、16,016.20萬元、3601.91萬元和1479.32萬元,占比84.90%、66.07%、11.66%和4.80%。

  其中,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公司票據回款比例分別為33.55%、45.45%、18.08%、9.03%,票據回款比例大幅下降。

  對于2019年應收賬款余額的期后回款比例較小,邦彥技術稱主要原因為公司2019年度主營業務收入主要集中在四季度確認,四季度主營業務收入金額17,576.57萬元,占2019年度主營業務收入比例為65.24%。另外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客戶的付款流程有所減慢。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79、1.10、0.98和0.10,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均值分別為1.59、1.18、1.09和0.33。

   存貨計提跌價準備金額較高周轉率低于同行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存貨余額分別為12,073.06萬元、10,953.80萬元、8889.50萬元和9991.18萬元,主要由庫存商品、原材料構成。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公司的存貨跌價準備金額分別為2585.75萬元、2668.30萬元、2815.83萬元和3035.61萬元,占存貨余額的比重分別為21.42%、24.36%、31.68%和30.38%,顯著高于同行業可比公司均值3.43%、6.13%、11.85%和9.31%。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存貨周轉率分別為0.54、0.94、0.97和0.09,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存貨周轉率均值分別為1.51、1.65、1.55和0.40。

2019年末負債3.7億元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負債總額分別為47,708.58萬元、63,051.72萬元、36,867.82萬元和47,325.76萬元。公司流動負債分別為32,392.68萬元、47,042.32萬元、33,004.14萬元和27,953.13萬元,占負債總額的比例分別為67.90%、74.61%、89.52%和59.07%。

邦彥技術的流動負債主要包括短期借款、應付賬款等。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額分別為9,310.00萬元、11,221.19萬元、10,521.00萬元及7710.00萬元,占比流動負債比例分別為28.74%、23.85%、31.88%及27.58%,主要為銀行借款。

  上述同期,邦彥技術的應付賬款余額分別為8,468.25萬元、17,669.56萬元、10,507.65萬元及9,944.83萬元,占流動負債的比例分別為26.14%、37.56%、31.84%及35.58%,主要為應付供應商貨款以及在建工程款項。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各期末,邦彥技術的資產負債率(合并)分別為95.27%、99.67%、46.98%及54.70%,流動比率分別為1.05、0.87、1.62和1.84,速動比率分別為0.76、0.69、1.44和1.59。

  上述同期,同行業可比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均值分別為28.00%、26.62%、24.81%和22.35%,流動比率均值分別為3.51、3.73、4.42和7.95,速動比率均值分別為2.91、3.14、4.00和7.20。

存在14筆轉貸行為

  招股書披露,2017年至2019年邦彥技術共進行14筆轉貸行為,轉貸涉及銀行貸款金額分別為2310萬元、10,998.00萬元和6000萬元。

  邦彥技術稱,公司實際資金需求與流動貸款在用款規模、款項用途、支出時間等方面存在不匹配的情況,為滿足用款需求,公司及子公司特立信通過供應商、關聯方作為受托支付對象,向銀行提交用款需求,由銀行以受托支付形式發放給供應商或關聯方,相關方收到銀行貸款后將款項轉回給公司的情況(簡稱“轉貸”)。2019年10月以后,邦彥技術未再發生新的轉貸行為。

  另外2017年,邦彥技術存在向供應商開具超過當年實際交易金額的銀行承兌匯票,供應商收到票據后貼現,再將貼現資金轉回給公司的情況,涉及銀行承兌匯票票面金額3000.00萬元。

客戶集中度高 產品難自主定價

  據權衡財經報道,邦彥技術客戶主要為軍隊或服務于軍隊的大型國有科研院所、其他政府機構等單位。報告期內,主要向所處行業的軍工客戶提供信息通信系統級產品,軍工行業收入占比超過90%,值得注意的是邦彥技術部分軍工產品需根據相關規定向軍品審價單位或部門提供產品報價清單,并由有權部門最終確定審定價格。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向前五名客戶合計銷售額分別為17,727.08萬元、18,135.12萬元、18,128.79萬元和2481.17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79.95%、77.69%、67.29%和82.03%,客戶集中度高。

  然而軍隊的采購受國防預算、行業政策、國內社會及經濟環境、國際軍事及外交環境、編制體制與機構設置等因素影響較大,若上述因素發生對邦彥技術不利的變化,導致項目延遲交付、項目取消、需求發生重大變化,則存在使得經營業績下滑甚至虧損的風險。

  期間費用率較高研發費用逐年下降

  招股書披露,邦彥技術的期間費用主要包括銷售費用、管理費用、研發費用和財務費用。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期間費用合計金額分別為19,253.65萬元、17,900.08萬元、13,558.19萬元和4,852.00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86.27%、76.11%、50.20%和157.09%,占比較高。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的銷售費用分別為5029.44萬元、3554.59萬元、2494.13萬元及1385.37萬元,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22.53%、15.11%、9.23%和44.85%。

  上述同期,公司研發費用分別為8370.90萬元、6623.37萬元、5666.88萬元和1624.92萬元,呈逐年下降趨勢,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37.55%、28.16%、20.98%和52.61%。

  實控人為公司借款提供擔保14

  邦彥技術的關聯擔保為實際控制人祝國勝及其妻子張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祝國強為邦彥技術的銀行借款提供擔保,擔保14次,金額合計12.6億元。

員工人數下降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邦彥技術的員工人數合計分別為470人、252人、307人和316人,總體呈下降趨勢。

   與麒麟智能存在未決訴訟

  2017年底,邦彥技術擬出讓全資子公司特立信部分股權,并與麒麟智能簽署了《收購特立信股權框架協議》,且于2017年11月11日根據該協議約定向公司支付了保證金2000萬元。但該協議未如約履行,公司亦未退還該2000萬元保證金。

  2020年4月29日,邦彥技術(原告)就特立信股權投資框架協議糾紛提起訴訟,要求法院確認收購特立信股權投資框架協議已解除并要求麒麟智能承擔違約責任。2020年10月14日,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就股權投資框架協議糾紛案作出一審判決,確認收購協議已解除,且麒麟智能應向邦彥技術、邦彥通信、特立信、祝國勝支付損害賠償金3000萬元。

  邦彥技術稱,麒麟智能已提起上訴,不排除二審法院改判收購協議未解除且麒麟智能無需支付損害賠償金。

  同時,麒麟智能(原告)于2020年7月7日就保證金糾紛提起訴訟,主要要求認定2000萬元保證金已變更為股權轉讓款,請求判令祝國勝、邦彥技術、邦彥通信、特立信按《收購特立信股權投資框架協議》對特立信的估值20億元,向其轉讓特立信1%的股權,或要求認定2000萬元保證金已變更為借款,請求判令祝國勝、邦彥技術、邦彥通信、特立信立即向原告麒麟智能償還人民幣2000萬元,并賠償原告麒麟智能自2017年11月11日至款項還清之日的利息損失,暫計至2020年9月5日為255.57萬元。

  邦彥技術稱,前述兩項訴訟糾紛公司可能承擔的最大法律責任為返還麒麟智能2000萬元保證金及相應利息,及承擔麒麟智能因公司違約而提起的訴訟導致的經濟損失。

( 編輯:王晨曦 )

部委發布會
亚洲va在线va天堂va中国人做人爱免费视须一本不卡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